機械復制時代的流量藝人 都是為商業利益而你爭我奪

原創  2019-04-30 01:24:55  195人閱讀

  鹿晗、吳亦凡、蔡徐坤,不過也只是我們這個機械復制時代的流量商品罷了。他們之間的流量戰爭,沒有正義,也沒有邪惡之分,只有商業利益之爭。

 

 

 

  吳亦凡這個“自黑”舉動當然聰明,但正如我在文章開頭所說的,流量小生無義戰。吳亦凡此舉其實只是在挽救自己不斷下滑的人氣。

  律師函和自黑Rap

  本雅明在《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中說:機械復制技術制造了“世物皆同的感覺”,消解了古典藝術的距離感和唯一性。導致了古典藝術的“靈光”消逝,即藝術美境的流失。在本雅明看來,機械復制技術的發展讓藝術從一向被人們所崇敬的神圣的“祭壇”上拖了下來。其實明星藝人也是如此,他們身處大眾娛樂工業這個生產線之中,“靈光”同樣早已不在。

 

 

 

 

  但是在4月12日蔡徐坤團隊發律師函到4月15日的短短三天時間內,“雞你太美”的熱度迅速被指數級推高,熱度從16000漲到了47000。

 

  格羅伊斯在《揣測與媒介》中提到了這樣一段話,我覺得非常適用:主體隨著語言流游動,溶解在這個語言流中,喪失了對差異的控制,差異游戲將語言不斷地向前推進。據此,符號原初的本質性特質在于,將能夠產生其意義的差異在主體面前藏匿、模糊化。社會中媒介的實際力量愈大,在標記之茫大海中游動著,被無限的符號流一直推著向前走的主體軟弱無力的一形象就愈加可信。

  我此前在《“雞你太美”蔡徐坤》一文中就提到:B站彈幕恰恰就是“無限的、無結構的,處于不斷地運動之中的……躲避一切有意識的控制、描繪和把握”的最佳工具。蔡徐坤粉絲們在微博上原有的控評權力體系,在這種嘲諷之下轟然失效。“雞你太美”因此成了一種互聯網亞文化現象。

  此舉直接引發B站一片道歉潮。當年B站吳亦凡“大碗寬面”梗的始作俑者UP主“槍彈軌跡”早期視頻下面,一連串彈幕都是“吳亦凡對不起”,“槍彈軌跡”本人也出了一個《吳亦凡,對不起》的鬼畜視頻。

  在多元而分裂的輿論空間中,沒有人能夠真正掌控輿論。想要自我定義、自我包裝,把對自我的解讀權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實在是太難了。一個圣經都能產生無數種解讀甚至引發戰爭,何況是一個本身就黑點夠多的名人?

  他們就是不喜歡蔡徐坤。你下的力道越大,反彈反而越高。用律師函去堵公眾的嘴,無異于火上澆油。吳亦凡當然就顯得聰明多了。去年年底被質疑在美國iTunes刷榜導致口碑翻車之后,公眾輿論對吳亦凡一直不夠友好。

 

  蔡徐坤參加選秀節目進行自我介紹時這句唱的太快、調太怪,被人“空耳”成了“雞你太美”。再加上原視頻中非常尬的籃球秀和舞蹈,直接成了惡搞蔡徐坤的最佳素材。這句蔡徐坤的歌詞成了網絡上當下最紅的一句“空耳”。配合著前段時間微信的bug“你打籃球像蔡徐坤”,“雞你太美”成了“坤坤黑”們嘲諷蔡徐坤的最佳語言工具。

  比“律師函警告”更高明的是什么?那就是索性“官方自黑”,畢竟這樣才最為致命。

  吳亦凡說唱能力本身就遭公眾質疑,這段扯面店Rap且不說臺詞毫無邏輯,表演也非常尷尬。吳亦凡自己唱完后都繃不住笑了。整場表現成了公眾嘲諷他的最佳素材。和蔡徐坤說“我喜歡唱、跳、Rap、籃球,Music”,接下來就是一段“蜜汁尷尬”的籃球舞蹈一樣,吳亦凡當時這個Rap也是引發了一陣陣嘲諷,在B站上引發了瘋狂鬼畜。

 

 

 

 

  從側面來看,蔡徐坤團隊的律師函之舉反而給蔡徐坤造成了傷害,讓抹黑和嘲諷變多了。這個現象出現的原因非常簡單——大眾傳播的過程中其實有一種“逆反心理”。律師函壓不住“雞你太美”的熱度,根源在于公眾情緒。

  的的確確就是如此,吳亦凡這次公關成功,并不是吳亦凡真的唱得有多好聽,而是全靠蔡徐坤團隊真的處理太爛。吳亦凡直接“教坤做人”了。正如B站的粉絲力挺B站時所說的,蔡徐坤明明有很多種辦法,偏偏選擇了最愚蠢的一種。

  更吊詭的是,在所有人都以為吳亦凡勝蔡徐坤半招的時候,百度指數卻告訴我,吳亦凡現在的熱度只有蔡徐坤的五分之一。你以為是吳亦凡接地氣?心胸開闊的背后實則是凡先生熱度下滑,只能靠“大碗寬面”站到蔡徐坤的對立面,以此拉高人氣。

 

  “雞你太美”大家都已經知道怎么回事了。“雞你太美”的原句其實是SWIN的歌曲《只因你太美》中的一句歌詞——“只因你太美。”

  蔡徐坤、吳亦凡,兩個人在短短一周之內的表現,瞬間讓兩個流量小生的心胸差距顯露出來。前者因“雞你太美”鬼畜視頻泛濫,一紙律師函告B站“故意誹謗”。后者則是自黑到底,干脆發布了《大碗寬面》的新歌,讓一眾網友刷起了“吳亦凡對不起”的彈幕。

  如果我們再去看吳亦凡和蔡徐坤出道以來的熱度,對比后更能發現問題。在2018年1月之前,吳亦凡的流量一直是真正的頂級流量。但是在2018年1月之后,蔡徐坤逐漸登上了歷史舞臺,吳亦凡的熱度則是不斷下滑,鮮有超越蔡徐坤的時候。

  在很多“路人黑”眼中,吳亦凡雖然唱歌不太行,演技也不太行,但至少心胸開闊玩得起,不像蔡徐坤那么心胸狹隘,以后搞不好還能有進步空間。“路人黑”自然成了“路人粉”。在“大碗寬面”的B站彈幕中有句話很有意思——成功全靠同行襯托。

  流量小生無義戰

  在被嘲諷、被曲解、被抹黑的時候,蔡徐坤的律師函和吳亦凡的自黑Rap效果完全不一樣。

  微博上甚至形成了一股造句風潮——你看這XX,又X又X。公眾對吳亦凡嘲諷和對蔡徐坤嘲諷背后的邏輯、情緒幾乎一致:流量小生演技尷尬,唱功稀疏,才不配位。

 

  在B站鬼畜區就會發現,張召忠、唐國強、李云龍、吳亦凡、蔡徐坤、楊超越以及雷軍等人都是常客。這真的需要心態足夠好。2017年,有人曾在微博上艾特張召忠問,B站到底是什么?他的回答是:B站是孩子們的樂園,不管你是誰,進入這個圈子后就別再裝了,孩子們會跟你玩兒各種鬼畜和PS,所以要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那是個大坑,一本正經的老干部慎入,自尊心強的名人慎入,靠別人包裝起來的玩偶慎入,天不怕地不怕混不吝的勇士可以嘗試進入。

 

 

 

  我覺得他說的基本全面。尤其是“流量競品”這四個字定義非常準確。我很早就在《“雞你太美”蔡徐坤》中提到:從鹿晗,到吳亦凡,再到今天的蔡徐坤,他們的走紅某種意義上正是“娛樂消費主義”強大作用力的結果。

 

 

  昨天有人問我:“蔡徐坤和吳亦凡你站誰?”我說,我站局座——在媒介空間中混,還是需要像局座這樣的好心態,任由他人解構。

 

 

  朋友吳懟懟那天在微博上發了這樣三句話:1.吳亦凡這是在“發坤難財”;2.流量和注意力被搶了之后,歸國三子冰釋前嫌,統一了戰線;3.蔡徐坤團隊和粉絲后援會現在最大的敵人不是虎撲和B站,而是其他流量競品。

  這也正如格羅伊斯在《揣測與媒介》中所說的:當今的作者必須要保持靈活,能在一個多元的、分裂的社會中很好地隨波逐流,在這個社會中,如果把自己局限在一個過于狹窄的客戶群,那就意味著經濟上的徹底失敗。

  于是瘋狂嘲諷成了標準動作。如何嘲諷?剪輯唄。

 

  同樣是面對“網絡謎因”的解構,前者和解構相對抗,后者則是主動融入謎因。兩種不同的策略,也造就了兩種不同的輿論。你以為這就是全部了么?事情還沒結束。

 

 

  說得難聽一點,吳亦凡團隊不過是在借助蔡徐坤的“雞你太美”事件蹭熱度,順便顯得度量很大,惡心一把蔡徐坤——真的肚量夠大的話,其實在2018年“大碗寬面”鬼畜泛濫時,早就應該自黑了,而不是等到現在蔡徐坤落難時才來自黑。

 

 

 

 

 

 

 

本文地址:http://www.nlzehg.live/zhilengjixie/269.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北京優特買科技有限公司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上一篇:華為首款配升降式攝像頭手機曝光:就長這樣
下一篇:商業風向標